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温泉市场动态

2020年新冠疫情对中国温泉旅游行业的影响评估

发布日期:2020-04-28

2020年春节前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迅速蔓延向全国。截止2020年3月1日,全国已累积确诊80175例新冠肺炎,全国各省、直辖市与自治区都出现感染病例。

面对史无前例的传播风险,国家亦采取了超强的防疫与管控措施,全国30个省份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Ⅰ级响应,湖北包括武汉在内多个城市采取“封城”和交通管制,以严控疫情的蔓延。在这一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的影响下,旅游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旅行社退团、酒店退订与关闭运营、航班取消与退订接踵而至。

中国旅游研究院预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国内旅游人次预计负增长15.5%,国内旅游收入负增长预计达到20.6%。中国温泉旅游作为国内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亦面临重大的冲击,中国旅游协会温泉旅游分会第一时间就企业受到的疫情影响进行了问卷调研,短短一周时间内,收到来自全国72家温泉企业的反馈,现将了解到的基本情况汇报如下。

一、温泉旅游行业的基本面

1、反转的旺季

每年的春节前后都是温泉旅游行业的旺季,支撑了第一季度的绝大部分生意。首先是气候的影响,中国南方的冬季气候(比如气温降至0℃左右)条件比较适合温泉体验。其次,是各大行业与企业年会扎堆举行,温泉旅游地成为越来越多的企业与社团年会的理想选址。最后,是春节黄金周的家庭出游市场支撑,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接受了在度假区团聚过新年的消费习惯。

以上几个因素的作用,使得春节前后成为中国温泉旅游最为重要的旅游时段。比如,2018年春节所在的2月份,全国的温泉旅游企业入住率达到61.5%,是全年入住率第二高的月份,而从接待人次来看,春节所在月份则是全年接待人次最多的,占全年游客接待总量的12.3%。今年的春节在一月下旬和二月上旬,很多温泉企业都在前期做足了宣传攻势,但是突然来到的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预期。

图1 2018年1月-12月温泉企业的入住率及接待人次占全年的比例

受疫情影响,原本应该是一年中重要的高峰客流时段的一月份,温泉旅游市场受到较大冲击。2020年全国温泉企业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2020年1月份温泉旅游企业的入住率只有37.3%,与2019年1月份(不含春节)相比下滑了10.3个百分点,与同属春节档的2018年二月份相比更是相差了24.2个百分点。根据温泉客源市场的规律,下滑的这一部分客源主要是春节期间的家庭团聚客源,按照其温泉出游的心理特征及疫情防控的时间周期来看,这部分客源市场不太可能在未来回补。

按照往年中国温泉全年的淡旺季规律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将成为全年温泉旅游市场最低谷已成事实,接下来的三月份到六月份本身就是温泉旅游相对的淡季,加上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的温泉旅游都将是艰难时刻。

图2 2018年2月、2019年1月、2020年1月温泉企业开房率对比

2、湮灭的黄金周

疫情对温泉旅游行业全年的运行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我们可以从温泉行业的“黄金周效应”作出解答。自从五一假期缩减后,“春节”和“十一”是温泉行业最重要的黄金周。根据《中国温泉旅游行业发展报告》去年的数据分析,2018年春节期间的温泉企业游客接待占到全年的5.5%,其次是“十一”黄金周(4.5%),而“五一”黄金周因为天数缩减,只有1.9%。从接待规模上来看,2018年春节黄金周温泉旅游企业的客房入住率达到65.6%,温泉旅游接待游客大约达到4300万人次。

图3 2018年“春节”、“五一”、“十一”黄金周占全年游客接待量比重

2020年春节期间,因为受到疫情防控的影响,很多温泉企业自1月底开始全部停业。全国“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平均客房入住率只有3.2%,用全军覆没来形容今年的温泉旅游春节黄金周也毫不为过。

但是,如果从温泉旅游行业全年运营的情况来看,情况或许并没有这么坏。因为除了“春节”黄金周前后的一段时间,春季本身也是全年温泉市场的淡季。随着国家疫情的稳步好转,整个旅游市场如果能在6月份前恢复正常,接下来的暑假和“十一”黄金周或许是自春节以来被积压的家庭出游爆发的节点。因为疫情的严酷让全社会更加珍视家庭的重要性,温泉作为中国最温暖的度假方式,有望成为更多家庭出游的选择。

图4 2020年与2019年“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开房率的对比

图5 2020年与2019年“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平均总营业收入(万元)

3、停摆的温泉旅游区

2020年1月23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督促“星级饭店的对客区域及后台操作区域、A级旅游景区、文化娱乐场所等相对封闭区域,以及美术馆、文化馆、博物馆、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按要求落实通风、消毒等措施,加强内部清洁卫生管理,排查并消除病毒传播隐患。”紧接着,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又发出了《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加上武汉封城,湖北封锁出省交通,全国30个省份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Ⅰ级响应,瞬间形成了对旅游市场的“速冻”。

全国各地的温泉旅游企业开始进入全关闭或半关闭状态。根据抽样企业的分析显示,85%的企业预计关停酒店设施的天数超过1个月。2020年疫情影响预期温泉接待设施平均关停天数为51.8天,酒店住宿预计关停天数48.9天,餐厅预计关停天数48.9天,康体娱乐设施预计关停天数51.7天。2020年“春节”黄金周,44.4%的温泉企业接待游客为0,接待1000人次以上的企业仅占4.2%。

图6 2020年疫情影响预期温泉接待设施关闭天数

图7 2020年“春节”黄金周温泉平均企业接待游客量

截止2020年3月初,部分省份的部分温泉企业才开始陆续重新开放试营业,全国温泉旅游经营恢复正常秩序估计还需一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与疫情防控的发展形势密切相关。如前所述,如果疫情在六月份得到肃清,随着市场的回暖以及家庭游可能的爆发,今年一季度的疫情冲击或许并不一定会影响到温泉旅游行业的健康发展。

但是,疫情的冲击不可避免的对温泉企业的经营带来了困难,也暴露出一些值得引发行业注意的问题。希望能够通过这一场战“疫”,不仅仅是渡过难关,而是借机反思行业存在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以更好地推动行业的未来发展。

二、“疫情”中温泉旅游行业危机

1、高企的负债率

较高的负债率构成疫情对于温泉旅游行业最大的威胁来源。根据抽样企业的分析发现,全国温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高达72.1%。其中,27.6%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低于20%,10.3%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20%-40%之间,20.7%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40%-60%之间,39.7%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超过80%。从负债规模上看,抽样企业的平均负债额达到3.1亿元。

对于资产负债率过高的温泉企业而言,现金流就是企业的生死线,在疫情导致的经营突然停摆面前,很多温泉企业或许因为过高的负债率而即可进入到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刻。虽然中国银保监会“鼓励、支持银行机构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在1月25日至6月30日到期的贷款允许展期续贷,做好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展期续贷、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的安排,最长延期是6月30日。对于少数受疫情影响非常严重、恢复生产周期非常长、自身行业或企业具有特殊性的企业,到期的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偿还可以根据情况适当再延长。”但是,旅游业不同于工业企业,旅游业受到疫情的影响具有即时性,而市场的恢复又具有滞后性,高额的债务给温泉旅游企业经营者带来巨大的经营压力和经营风险。

不论这次疫情过后,有多少企业能够重新走上复苏之路,有多少家企业倒在疫情无情的冲击之下,行业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作为旅游企业的温泉项目,有没有必要拥有这么高的负债率?首先,我们应该清楚温泉与大多数的旅游业一样具有较高的“脆弱性”,极易受到公共安全事件的影响。

不论是本次的新冠疫情,还是2003年的非典,包括恐怖袭击事件、自然灾害甚至是天气变化,都会引发旅游业的波动。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旅游业都能够逐步恢复,但是其波动性给企业的现金流带来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旅游业的一大特点就是生产与消费的同时性带来现金流的快速流入,而劳动密集型服务业的特征又导致人力成本的支出较大。

因此,如果企业的负债率过高,当碰到极端事件的影响,极易受到严重的冲击威胁企业的生存。本次疫情冲击之下,国内已有数十家旅游企业宣布破产清算,这大多是由于资产债务问题导致。其次,国内温泉旅游投资资产过重已有骑虎难下之忧。新投资的温泉项目动辄数十亿资金的投入,有不少都是通过高昂的金融手段完成的,其复杂的债务关系与沉重的还贷压力,成为企业经营的负担。

与此同时,温泉行业的竞争加剧,在缺乏本质创新的同质化项目不断进入市场的背景下,温泉项目的盈利前景并不明朗。加上部分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的好大喜功,共同推动温泉企业走上了重资产的道路。当危机来临,过高的资产负债率将对行业的稳健发展带来冲击。

图8 2020年全国温泉企业的负债率统计

2、发展模式之殇

以提供度假服务为本的温泉旅游业,大多数处于远离都市经济圈之外的郊区,其经济模式具有一定的孤立性,难以轻易拓展盈利空间。温泉行业本次受到疫情的冲击一定会超过酒店行业和餐饮行业。这与温泉行业普遍位于远离城市的区位直接相关。

位于城市内部的住宿和餐饮企业,尚且可以通过将酒店大堂改为卖场,堂食改为线上外卖服务,或者共享员工的方式以“自救”。那么位于城市生活圈以外的温泉企业,则几乎在疫情之中陷入到了决绝之境。如果温泉企业正常开业,大堂、客房、餐厅到温泉区的服务人员一个都不能少以提供服务,但是疫情的恢复还有待时日,亏损性经营在所难免。

如果继续延迟正常开业的时间,不仅企业将颗粒无收,在企业工作的员工更是将在经济上陷入困难。尤其是考虑到温泉企业的员工工资本来就偏低这一背景。可以说,温泉企业远离城市的布局特征导致其缺乏灵活转换经营模式,开辟新的盈利空间的可能性有限。

温泉行业的发展是建立在低薪酬、高密度的人力资源基础之上,这既使得温泉旅游行业在带动偏远地区人员就业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又导致员工流动性强,保持用工稳定存在难度。根据去年的温泉行业调查,全国温泉企业的一线员工中有64%来源于本地社区,只有36%来源于外地。而且温泉企业一线员工的平均工资只有2888元,说明本地社区的就业岗位主要是由本地经济水平偏低的社区人口来担任的。

如果本次疫情影响严重,导致企业进一步通过降薪甚至解雇员工的方式以自保,则会给一部分社区人口的生活带来实际的困难,有可能导致这部分本地社区重新走上外出打工的老路。本次抽样的全国温泉企业平均不能按时返工的员工数也只占总员工比重35.3%,这主要是由于防疫时期的交通限制导致的。考虑到温泉旅游企业本身的流动性较高这一特点,如果经营绩效进一步下滑,2020年全行业的用工问题都将十分严峻。

图9 中国温泉企业的员工来源结构

最后,从规划设计阶段开始,温泉企业的经营模式已经被固化,普遍缺乏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实际上,去年温泉旅游行业的员工工资支出只占到全年总收入的23%,应该有进一步提高的潜力。尤其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科技进步,无人值守酒店和机器人服务在温泉旅游企业中的应用,有可能让温泉行业的未来走上减员提薪的道路。

但是,因为目前的中国温泉旅游从产品设计到经营理念上都是以提供服务为主导的,从温泉的沐浴更衣区到泡池区、儿童游乐场,每一个地方都须配备足够的人力才能给予周到服务,这使得企业的劳动密集型特征明显,并不合适在所有环节都采用高科技的方式予以解决。加之温泉企业高企的负债率,或许事实并不像账面上看起来这么乐观,因此要求现有温泉企业在经营模式上做大的调整或创新,难度太大。或许只能期待新投资的项目从最开始规划设计层面就将高科技应用的场景考虑其中,走出目前同质化竞争的传统模式。

图10 2020年疫情期间温泉企业不能按时返工的员工比重

三、疫情对温泉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影响

1、疫情结束后自然康养需求上升

现在被压抑的旅游需求在疫情结束后会迎来复苏。2003年“非典”后的旅游消费迎来快速反弹,2004年的全国旅游收入比2003年增长了40%。飞猪在近期发布的一项数据也显示搜索“五一”机票和火车票的用户,比上周增长了40%,搜索“五一”酒店增长了35%。但是按照当前疫情防控的节奏,疫情能否在“五一”期间就全面恢复甚至反弹或许还存在疑问。

但是,温泉旅游业应该注意到在这一场全民抗疫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完成了一次康养的全民科普,这对于未来康养旅游市场的上升是有利的。首先,新冠肺炎的发生让大众知晓了自然界中存在众多未知的“病毒”,短期内都是没有特效药的,人自身的免疫系统与身体素质才是生存的最关键要素。其次,本次疫情的发生也让传统中医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内,中医的养生之道也会激发社会更加注重日常的生活调理。温泉水自古以来就是休养生息的绝佳元素,尤其是大部分的温泉项目都坐落于绿水青山的生态环境之中,可以预见在疫情过后,温泉企业的康养要素将获得市场的青睐。

2、温泉业与“线上经济”的结合

今年的疫情正好爆发于春节前夕,导致不少的家庭春节出游计划为之改变,但是“在家玩”模式在给予住宿、餐饮与零售业以致命打击的同时,助推“线上经济”爆发,生鲜电商、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宅经济”迎来了高光时刻。

根据淘宝数据,2020年2月100万人在淘宝开店,而淘宝直播则更忙,新开直播的商家数环比劲增719%。但是温泉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实体体验式经济,一直缺乏自己的“线上”盈利模式。这一次疫情的发生,或许能够激发企业在线上模式上有所突破。比如,温泉企业可以尝试发展自己的“网红主播”,据相关机构估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亿人。

本次疫情期间,农户、厨师、售楼员等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都成了临时“主播”。主播实际上已经成为未来营销渠道的重要一环,优质的“内容”是主播经济成功的要素,在万物皆可播的年代,青山绿水的温泉旅游地也有很多值得制作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主播的“示范”效应和场景的冲击,本身对观看者泡温泉的消费决策具有重要影响。

3、出境游受压抑,周末游经济将率先恢复

在中国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时,海外的疫情则向着进一步蔓延发展。截止2020年3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公告称新冠肺炎中国境外共85个国家及地区确诊14678例,死亡267例。不断蔓延的疫情使得各国开始采取更加严格的入境管制政策,航班线路减少,欧美社会舆论对于中国乃至亚洲人群都颇有微词。考虑到世界各国的卫生防疫系统的运作机制差异,想要像中国一样做到全民防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这一次疫情在世界各地的影响会延续到中国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

受此影响,中国强大的出境旅游市场将从出口转内销。考虑到复工复产的需求,国家有可能会临时调整2020年的假期安排,暑假或受到影响,周末将成为非常重要的家庭出游时间。因此,温泉企业应做好疫后的周末游宣传推介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假日经济做好准备。

4、“智慧服务业”的崛起

疫情能够一时阻挡游客的消费欲望,却无法改变我们身处一场科技革命时代的宿命。近年来OTA业务的长足发展已经成为温泉旅游业不能回避的话题。不论OTA在企业中的市场比例是10%还是30%,它都代表着现代科技的突飞猛进对传统行业的冲击与改变。

疫情终将会过去,但是科技革命引发的行业冲击则将不断涌现。比如,夜间经济的崛起使得声光视讯的场景应用不断进入旅游景区,这些都是灯光产品技术、弱电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前沿技术相结合的产物。在温泉旅游普遍缺乏夜间吸引物的背景下,不少的温泉企业都选择与声光视讯企业合作,引入新的娱乐场景留住客人。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发展也有可能在未来不断降低企业的人员岗位需求。一批电视台开始使用AI主播播报新闻,深圳已经出现了无人值守的酒店。

随着科技的进步,或许没有什么岗位是不能被机器取代的。虽然我们一直强调温泉企业是带有温度的企业,人的温情服务是不能被取代的。但是,当习惯了虚拟现实的年轻人戴上VR眼镜,智慧场景的丰富度或许与温情的服务一样不可或缺。

5、注重员工福祉,从飞地经济向社区经济转型

员工永远都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源泉。我们应该像关心自己的家人一样关心温泉企业的一线员工,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关心他们的未来,关心他们现在所做的工作能否帮他们支撑起一个幸福的家。

近年来,所有的传统服务业都受到人口红利下降的严重冲击,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从事服务业的背后,是年轻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在各行各业都在争夺年轻人,各市各地都在吸引人口流入的情况下,如果企业依然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招聘”与“管理”一线员工,尤其是年轻员工,将难以得到理想的效果。

我们近年对温泉一线员工的调查表明,大多数在同一家温泉工作超过五年的员工都是“本地员工”。所谓本地员工,指的是他们在温泉所在地置业,孩子在附近上学,家庭的社会关系多半在本地。以本地人为主构成的温泉企业,自然应该多从社区的角度去发展自己的企业。比如,为工作满一定年限的员工组织一些团购房的福利;为员工的家庭和子女提供一些温泉福利,让在温泉工作成为一件光荣的事情;在企业的采购和活动组织中,能更多的与本地社区形成互利互赢。这些都有利于培养温泉企业的社区文化,让其扎根于社区肥沃的土壤之中。

只有这样,我们温泉的企业才能真正成为温暖的事业,成为每一位普通员工温暖的家。

  作者:李鹏

上一篇:五部委:温泉康养小镇正在崛起!经典案例!

下一篇:欣赏:全球唯一的瀑布温泉,竟在我国四川,水质和舒适度远超日本!



2020年新冠疫情对中国温泉旅游行业的影响评估

2020年春节前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迅速蔓延向全国。截止2020年3月1日,全国已累积确诊80175例新冠肺炎,全国各省、直辖市与自治区都出现感染病例。

面对史无前例的传播风险,国家亦采取了超强的防疫与管控措施,全国30个省份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Ⅰ级响应,湖北包括武汉在内多个城市采取“封城”和交通管制,以严控疫情的蔓延。在这一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的影响下,旅游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旅行社退团、酒店退订与关闭运营、航班取消与退订接踵而至。

中国旅游研究院预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国内旅游人次预计负增长15.5%,国内旅游收入负增长预计达到20.6%。中国温泉旅游作为国内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亦面临重大的冲击,中国旅游协会温泉旅游分会第一时间就企业受到的疫情影响进行了问卷调研,短短一周时间内,收到来自全国72家温泉企业的反馈,现将了解到的基本情况汇报如下。

一、温泉旅游行业的基本面

1、反转的旺季

每年的春节前后都是温泉旅游行业的旺季,支撑了第一季度的绝大部分生意。首先是气候的影响,中国南方的冬季气候(比如气温降至0℃左右)条件比较适合温泉体验。其次,是各大行业与企业年会扎堆举行,温泉旅游地成为越来越多的企业与社团年会的理想选址。最后,是春节黄金周的家庭出游市场支撑,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接受了在度假区团聚过新年的消费习惯。

以上几个因素的作用,使得春节前后成为中国温泉旅游最为重要的旅游时段。比如,2018年春节所在的2月份,全国的温泉旅游企业入住率达到61.5%,是全年入住率第二高的月份,而从接待人次来看,春节所在月份则是全年接待人次最多的,占全年游客接待总量的12.3%。今年的春节在一月下旬和二月上旬,很多温泉企业都在前期做足了宣传攻势,但是突然来到的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预期。

图1 2018年1月-12月温泉企业的入住率及接待人次占全年的比例

受疫情影响,原本应该是一年中重要的高峰客流时段的一月份,温泉旅游市场受到较大冲击。2020年全国温泉企业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2020年1月份温泉旅游企业的入住率只有37.3%,与2019年1月份(不含春节)相比下滑了10.3个百分点,与同属春节档的2018年二月份相比更是相差了24.2个百分点。根据温泉客源市场的规律,下滑的这一部分客源主要是春节期间的家庭团聚客源,按照其温泉出游的心理特征及疫情防控的时间周期来看,这部分客源市场不太可能在未来回补。

按照往年中国温泉全年的淡旺季规律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将成为全年温泉旅游市场最低谷已成事实,接下来的三月份到六月份本身就是温泉旅游相对的淡季,加上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的温泉旅游都将是艰难时刻。

图2 2018年2月、2019年1月、2020年1月温泉企业开房率对比

2、湮灭的黄金周

疫情对温泉旅游行业全年的运行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我们可以从温泉行业的“黄金周效应”作出解答。自从五一假期缩减后,“春节”和“十一”是温泉行业最重要的黄金周。根据《中国温泉旅游行业发展报告》去年的数据分析,2018年春节期间的温泉企业游客接待占到全年的5.5%,其次是“十一”黄金周(4.5%),而“五一”黄金周因为天数缩减,只有1.9%。从接待规模上来看,2018年春节黄金周温泉旅游企业的客房入住率达到65.6%,温泉旅游接待游客大约达到4300万人次。

图3 2018年“春节”、“五一”、“十一”黄金周占全年游客接待量比重

2020年春节期间,因为受到疫情防控的影响,很多温泉企业自1月底开始全部停业。全国“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平均客房入住率只有3.2%,用全军覆没来形容今年的温泉旅游春节黄金周也毫不为过。

但是,如果从温泉旅游行业全年运营的情况来看,情况或许并没有这么坏。因为除了“春节”黄金周前后的一段时间,春季本身也是全年温泉市场的淡季。随着国家疫情的稳步好转,整个旅游市场如果能在6月份前恢复正常,接下来的暑假和“十一”黄金周或许是自春节以来被积压的家庭出游爆发的节点。因为疫情的严酷让全社会更加珍视家庭的重要性,温泉作为中国最温暖的度假方式,有望成为更多家庭出游的选择。

图4 2020年与2019年“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开房率的对比

图5 2020年与2019年“春节”黄金周温泉企业平均总营业收入(万元)

3、停摆的温泉旅游区

2020年1月23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督促“星级饭店的对客区域及后台操作区域、A级旅游景区、文化娱乐场所等相对封闭区域,以及美术馆、文化馆、博物馆、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按要求落实通风、消毒等措施,加强内部清洁卫生管理,排查并消除病毒传播隐患。”紧接着,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又发出了《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加上武汉封城,湖北封锁出省交通,全国30个省份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安全卫生事件Ⅰ级响应,瞬间形成了对旅游市场的“速冻”。

全国各地的温泉旅游企业开始进入全关闭或半关闭状态。根据抽样企业的分析显示,85%的企业预计关停酒店设施的天数超过1个月。2020年疫情影响预期温泉接待设施平均关停天数为51.8天,酒店住宿预计关停天数48.9天,餐厅预计关停天数48.9天,康体娱乐设施预计关停天数51.7天。2020年“春节”黄金周,44.4%的温泉企业接待游客为0,接待1000人次以上的企业仅占4.2%。

图6 2020年疫情影响预期温泉接待设施关闭天数

图7 2020年“春节”黄金周温泉平均企业接待游客量

截止2020年3月初,部分省份的部分温泉企业才开始陆续重新开放试营业,全国温泉旅游经营恢复正常秩序估计还需一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与疫情防控的发展形势密切相关。如前所述,如果疫情在六月份得到肃清,随着市场的回暖以及家庭游可能的爆发,今年一季度的疫情冲击或许并不一定会影响到温泉旅游行业的健康发展。

但是,疫情的冲击不可避免的对温泉企业的经营带来了困难,也暴露出一些值得引发行业注意的问题。希望能够通过这一场战“疫”,不仅仅是渡过难关,而是借机反思行业存在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以更好地推动行业的未来发展。

二、“疫情”中温泉旅游行业危机

1、高企的负债率

较高的负债率构成疫情对于温泉旅游行业最大的威胁来源。根据抽样企业的分析发现,全国温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高达72.1%。其中,27.6%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低于20%,10.3%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20%-40%之间,20.7%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40%-60%之间,39.7%的企业资产负债率介于超过80%。从负债规模上看,抽样企业的平均负债额达到3.1亿元。

对于资产负债率过高的温泉企业而言,现金流就是企业的生死线,在疫情导致的经营突然停摆面前,很多温泉企业或许因为过高的负债率而即可进入到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刻。虽然中国银保监会“鼓励、支持银行机构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在1月25日至6月30日到期的贷款允许展期续贷,做好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展期续贷、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的安排,最长延期是6月30日。对于少数受疫情影响非常严重、恢复生产周期非常长、自身行业或企业具有特殊性的企业,到期的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偿还可以根据情况适当再延长。”但是,旅游业不同于工业企业,旅游业受到疫情的影响具有即时性,而市场的恢复又具有滞后性,高额的债务给温泉旅游企业经营者带来巨大的经营压力和经营风险。

不论这次疫情过后,有多少企业能够重新走上复苏之路,有多少家企业倒在疫情无情的冲击之下,行业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作为旅游企业的温泉项目,有没有必要拥有这么高的负债率?首先,我们应该清楚温泉与大多数的旅游业一样具有较高的“脆弱性”,极易受到公共安全事件的影响。

不论是本次的新冠疫情,还是2003年的非典,包括恐怖袭击事件、自然灾害甚至是天气变化,都会引发旅游业的波动。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旅游业都能够逐步恢复,但是其波动性给企业的现金流带来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旅游业的一大特点就是生产与消费的同时性带来现金流的快速流入,而劳动密集型服务业的特征又导致人力成本的支出较大。

因此,如果企业的负债率过高,当碰到极端事件的影响,极易受到严重的冲击威胁企业的生存。本次疫情冲击之下,国内已有数十家旅游企业宣布破产清算,这大多是由于资产债务问题导致。其次,国内温泉旅游投资资产过重已有骑虎难下之忧。新投资的温泉项目动辄数十亿资金的投入,有不少都是通过高昂的金融手段完成的,其复杂的债务关系与沉重的还贷压力,成为企业经营的负担。

与此同时,温泉行业的竞争加剧,在缺乏本质创新的同质化项目不断进入市场的背景下,温泉项目的盈利前景并不明朗。加上部分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的好大喜功,共同推动温泉企业走上了重资产的道路。当危机来临,过高的资产负债率将对行业的稳健发展带来冲击。

图8 2020年全国温泉企业的负债率统计

2、发展模式之殇

以提供度假服务为本的温泉旅游业,大多数处于远离都市经济圈之外的郊区,其经济模式具有一定的孤立性,难以轻易拓展盈利空间。温泉行业本次受到疫情的冲击一定会超过酒店行业和餐饮行业。这与温泉行业普遍位于远离城市的区位直接相关。

位于城市内部的住宿和餐饮企业,尚且可以通过将酒店大堂改为卖场,堂食改为线上外卖服务,或者共享员工的方式以“自救”。那么位于城市生活圈以外的温泉企业,则几乎在疫情之中陷入到了决绝之境。如果温泉企业正常开业,大堂、客房、餐厅到温泉区的服务人员一个都不能少以提供服务,但是疫情的恢复还有待时日,亏损性经营在所难免。

如果继续延迟正常开业的时间,不仅企业将颗粒无收,在企业工作的员工更是将在经济上陷入困难。尤其是考虑到温泉企业的员工工资本来就偏低这一背景。可以说,温泉企业远离城市的布局特征导致其缺乏灵活转换经营模式,开辟新的盈利空间的可能性有限。

温泉行业的发展是建立在低薪酬、高密度的人力资源基础之上,这既使得温泉旅游行业在带动偏远地区人员就业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又导致员工流动性强,保持用工稳定存在难度。根据去年的温泉行业调查,全国温泉企业的一线员工中有64%来源于本地社区,只有36%来源于外地。而且温泉企业一线员工的平均工资只有2888元,说明本地社区的就业岗位主要是由本地经济水平偏低的社区人口来担任的。

如果本次疫情影响严重,导致企业进一步通过降薪甚至解雇员工的方式以自保,则会给一部分社区人口的生活带来实际的困难,有可能导致这部分本地社区重新走上外出打工的老路。本次抽样的全国温泉企业平均不能按时返工的员工数也只占总员工比重35.3%,这主要是由于防疫时期的交通限制导致的。考虑到温泉旅游企业本身的流动性较高这一特点,如果经营绩效进一步下滑,2020年全行业的用工问题都将十分严峻。

图9 中国温泉企业的员工来源结构

最后,从规划设计阶段开始,温泉企业的经营模式已经被固化,普遍缺乏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实际上,去年温泉旅游行业的员工工资支出只占到全年总收入的23%,应该有进一步提高的潜力。尤其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科技进步,无人值守酒店和机器人服务在温泉旅游企业中的应用,有可能让温泉行业的未来走上减员提薪的道路。

但是,因为目前的中国温泉旅游从产品设计到经营理念上都是以提供服务为主导的,从温泉的沐浴更衣区到泡池区、儿童游乐场,每一个地方都须配备足够的人力才能给予周到服务,这使得企业的劳动密集型特征明显,并不合适在所有环节都采用高科技的方式予以解决。加之温泉企业高企的负债率,或许事实并不像账面上看起来这么乐观,因此要求现有温泉企业在经营模式上做大的调整或创新,难度太大。或许只能期待新投资的项目从最开始规划设计层面就将高科技应用的场景考虑其中,走出目前同质化竞争的传统模式。

图10 2020年疫情期间温泉企业不能按时返工的员工比重

三、疫情对温泉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影响

1、疫情结束后自然康养需求上升

现在被压抑的旅游需求在疫情结束后会迎来复苏。2003年“非典”后的旅游消费迎来快速反弹,2004年的全国旅游收入比2003年增长了40%。飞猪在近期发布的一项数据也显示搜索“五一”机票和火车票的用户,比上周增长了40%,搜索“五一”酒店增长了35%。但是按照当前疫情防控的节奏,疫情能否在“五一”期间就全面恢复甚至反弹或许还存在疑问。

但是,温泉旅游业应该注意到在这一场全民抗疫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完成了一次康养的全民科普,这对于未来康养旅游市场的上升是有利的。首先,新冠肺炎的发生让大众知晓了自然界中存在众多未知的“病毒”,短期内都是没有特效药的,人自身的免疫系统与身体素质才是生存的最关键要素。其次,本次疫情的发生也让传统中医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内,中医的养生之道也会激发社会更加注重日常的生活调理。温泉水自古以来就是休养生息的绝佳元素,尤其是大部分的温泉项目都坐落于绿水青山的生态环境之中,可以预见在疫情过后,温泉企业的康养要素将获得市场的青睐。

2、温泉业与“线上经济”的结合

今年的疫情正好爆发于春节前夕,导致不少的家庭春节出游计划为之改变,但是“在家玩”模式在给予住宿、餐饮与零售业以致命打击的同时,助推“线上经济”爆发,生鲜电商、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宅经济”迎来了高光时刻。

根据淘宝数据,2020年2月100万人在淘宝开店,而淘宝直播则更忙,新开直播的商家数环比劲增719%。但是温泉旅游业作为典型的实体体验式经济,一直缺乏自己的“线上”盈利模式。这一次疫情的发生,或许能够激发企业在线上模式上有所突破。比如,温泉企业可以尝试发展自己的“网红主播”,据相关机构估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亿人。

本次疫情期间,农户、厨师、售楼员等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都成了临时“主播”。主播实际上已经成为未来营销渠道的重要一环,优质的“内容”是主播经济成功的要素,在万物皆可播的年代,青山绿水的温泉旅游地也有很多值得制作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主播的“示范”效应和场景的冲击,本身对观看者泡温泉的消费决策具有重要影响。

3、出境游受压抑,周末游经济将率先恢复

在中国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时,海外的疫情则向着进一步蔓延发展。截止2020年3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公告称新冠肺炎中国境外共85个国家及地区确诊14678例,死亡267例。不断蔓延的疫情使得各国开始采取更加严格的入境管制政策,航班线路减少,欧美社会舆论对于中国乃至亚洲人群都颇有微词。考虑到世界各国的卫生防疫系统的运作机制差异,想要像中国一样做到全民防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这一次疫情在世界各地的影响会延续到中国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

受此影响,中国强大的出境旅游市场将从出口转内销。考虑到复工复产的需求,国家有可能会临时调整2020年的假期安排,暑假或受到影响,周末将成为非常重要的家庭出游时间。因此,温泉企业应做好疫后的周末游宣传推介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假日经济做好准备。

4、“智慧服务业”的崛起

疫情能够一时阻挡游客的消费欲望,却无法改变我们身处一场科技革命时代的宿命。近年来OTA业务的长足发展已经成为温泉旅游业不能回避的话题。不论OTA在企业中的市场比例是10%还是30%,它都代表着现代科技的突飞猛进对传统行业的冲击与改变。

疫情终将会过去,但是科技革命引发的行业冲击则将不断涌现。比如,夜间经济的崛起使得声光视讯的场景应用不断进入旅游景区,这些都是灯光产品技术、弱电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前沿技术相结合的产物。在温泉旅游普遍缺乏夜间吸引物的背景下,不少的温泉企业都选择与声光视讯企业合作,引入新的娱乐场景留住客人。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发展也有可能在未来不断降低企业的人员岗位需求。一批电视台开始使用AI主播播报新闻,深圳已经出现了无人值守的酒店。

随着科技的进步,或许没有什么岗位是不能被机器取代的。虽然我们一直强调温泉企业是带有温度的企业,人的温情服务是不能被取代的。但是,当习惯了虚拟现实的年轻人戴上VR眼镜,智慧场景的丰富度或许与温情的服务一样不可或缺。

5、注重员工福祉,从飞地经济向社区经济转型

员工永远都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源泉。我们应该像关心自己的家人一样关心温泉企业的一线员工,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关心他们的未来,关心他们现在所做的工作能否帮他们支撑起一个幸福的家。

近年来,所有的传统服务业都受到人口红利下降的严重冲击,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从事服务业的背后,是年轻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在各行各业都在争夺年轻人,各市各地都在吸引人口流入的情况下,如果企业依然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去“招聘”与“管理”一线员工,尤其是年轻员工,将难以得到理想的效果。

我们近年对温泉一线员工的调查表明,大多数在同一家温泉工作超过五年的员工都是“本地员工”。所谓本地员工,指的是他们在温泉所在地置业,孩子在附近上学,家庭的社会关系多半在本地。以本地人为主构成的温泉企业,自然应该多从社区的角度去发展自己的企业。比如,为工作满一定年限的员工组织一些团购房的福利;为员工的家庭和子女提供一些温泉福利,让在温泉工作成为一件光荣的事情;在企业的采购和活动组织中,能更多的与本地社区形成互利互赢。这些都有利于培养温泉企业的社区文化,让其扎根于社区肥沃的土壤之中。

只有这样,我们温泉的企业才能真正成为温暖的事业,成为每一位普通员工温暖的家。

  作者:李鹏

  • 上一篇:五部委:温泉康养小镇正在崛起!经典案例!
  • 下一篇:欣赏:全球唯一的瀑布温泉,竟在我国四川,水质和舒适度远超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