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3922779316
温泉市场动态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发布日期:2018-07-25
  京津冀地区是我国温泉集中地带,地热温泉资源丰富,温泉企业众多,同业竞争激烈。本文总结了京津冀温泉的发展概况,以期对京津冀三地温泉的总体温泉概况有进一步的认识了解。

  京津冀温泉概况
  北京温泉:温泉水资源相对贫乏,政府对温泉资源开发的管制力度为全国之最。由于北京是国家首都,是全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中心,著名旅游城市等,会务会议市场总量及潜力巨大,使温泉行业皆以会务会议市场为主导,产品功能也多以满足此市场的消费需求为前提进行规划,有相当比例的消费人群是通过各种会务及团队活动体验温泉的。其产品形态与模式从本质上尚未实现,也未激发休闲度假类消费需求,有些后期建设的温泉因为自身的底子不错,当意识到自身产品过分依赖会务会议市场后,开始慢慢调整重建市场,逐渐向散客这一目标市场发展。
  天津温泉:温泉资源相当优越,同时由于天津温泉大多有企业背景,经营上更多是不计成本,体现为“投入大、价格低、收益微”。产品虽然兼容了温泉旅游及温泉休闲两种形态,但温泉产品及相关配套都明显向满足会议会务及团队消费需求倾斜发展。
  河北温泉(承德、唐山、秦皇岛):温泉尚属于发展起步的阶段,整体呈现产品单一、缺乏特色的特点。温泉企业总体都采取“室内大棚+露天泡池”的结构,而且大型温泉区附近或周边,一般都会出现大量扎堆的温泉民宿或是温泉洗浴,即每家每户都有“温泉”,相对低端,价格低廉(有些100元可包洗浴和食宿)。在温泉产品设计上,水乐园类的设施普遍存在,或是室内馆带水乐园设施,或是室外开设专门的水乐园专区(或水乐园)。此外,承德、秦皇岛由于是典型的避暑旅游城市,其温泉消费旺季一般为5-10月,旅游淡季(冬季)时,一些带大型游乐配套的温泉景区一般都选择只开放温泉区;一些小规模、小型温泉则往往选择歇业一段时间,旺季来临时再重开营业。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京津冀温泉行业发展概况
  总体而言,京津冀温泉行业规模发展快,温泉整体提升发展缓慢。目前京津冀地区温泉处于温泉疗养、温泉旅游、温泉休闲相互并存的阶段,三者间的关系比较模糊,有迈向温泉休闲度假的发展趋势,但尚未出现成熟的温泉企业。京津冀温泉主要是“大室内(或大棚、或大空间室内,布局成各种主题区)+露天温泉”的开发模式;各温泉企业在产品更新、特色运营、维护服务等方面普遍缺乏技术支持,导致地区的温泉产品很大程度上停滞于温泉洗浴、会务配套、旅游配套的功能;温泉企业除个别如北京九华山庄以其悠久历史沉淀被民众清晰识别外,其他温泉彼此间概念区别并不明显,各自品牌影响相对较弱。
  京津温泉变化:相较于2013年,京津温泉企业总体数量有所增加,档次也有所提升;目前温泉项目发展的档次、水平参差,既有以温泉疗养为主的北京九华山庄温泉为代表的项目,也有最新发展起来的一批如北京春晖园、秦皇岛渔岛菲奢尔温泉、天津恒大世博温泉等质素相对不错的温泉休闲项目,且这些新的温泉项目整体发展所处的层次较高,温泉在产品设计、消费体验上比其他温泉均有所提升。当然也有一些新变化,如北京九华山庄2017年正式转让给碧桂园集团,停业改建的温泉不在少数,个别温泉已经破败,卫生和服务已不能维持,有的老牌温泉对比其他温泉,已经严重落后。
  温泉开发模式及产品开发、产品形态差异小:京津冀地区在温泉开发模式上一方面还停留在原来的旧形式,另一方面又简单模仿借鉴已成功开发的温泉企业,这些做法,往往都只注重建筑形态,缺乏自己的特色,同行间攀比建筑外观、温泉大小、设备新旧等表象,各自特色区别不明显,缺少品牌效应。以温泉疗养为代表的温泉项目(涵盖传统的温泉疗养院),产品档次及消费水平偏低;以温泉小镇各式民宿为代表的温泉小镇(各家各户式的温泉洗浴)整体档次偏低,缺少特色;以“水乐园+温泉”模式为代表的温泉项目,产品具有明显同质性;以主打温泉休闲为代表的温泉项目,缺乏度假类的产品业态,没有度假体验感。
  京津冀地区在温泉项目产品开发上大多局限于温泉洗浴与戏水上,即在“泡汤”的模式下延展温泉的形式,缺少休闲、养生(温泉洗浴消费观念根深蒂固)、观光、科普等领域的开发联动。虽然也有部分温泉引入观光采摘或动物园等项目,但呈现出来只是作为一个简单的产品来丰富行程,没有进一步开发和挖掘更多的可能性。
  京津冀地区在温泉项目产品形态上差异不大,均为目前比较普遍“大室内+露天园林温泉”为主要温泉体验产品,配套酒店、餐饮、保健及少量娱乐康体项目,这类配套除酒店外,一般也较早(23点)结束营业。虽然档次、风格、特色各异,但总体产品单一、同质,缺乏运营。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京津冀温泉消费市场概况
  京津冀地区温泉项目的产品形态和体验模式多年来处于停滞状态,温泉消费层次偏低、市场扩容缓慢,消费水平不足,重复消费少;更高层次温泉需求(温泉度假)发展缓慢,市场规模扩展不大。京津地区具有良好的民众消费意识及强大的消费力基础,但温泉疗养洗浴消费意识普遍,温泉休闲沐汤消费意识不强,消费者更多的是通过会务或福利方式体验温泉或是获得关于温泉项目的相关资讯。
  温泉消费以疗养及洗浴需求的人群为主,普遍消费不高。总的来说,目前京津冀地区温泉消费模式基本是流程化的体验消费:温泉、用餐、娱乐休闲(保健养生)、住宿。民众体验温泉的需求及消费定位可划分为三个层面:一是温泉疗养洗浴,注重温泉水质对健康的作用,普遍消费档次偏低;人群以中老年为主,他们重视温泉泡浴,历时较长,消费行为包括中途休息、进餐或者浴后选择棋牌等康体娱乐,选择住宿的不多(纯粹疗养除外),他们多数购买充值卡消费,反复消费成为生活习惯,单次消费偏低;这其中也包括温泉一日游的消费人群,他们普遍“一早到达,整天温泉(多数温泉都包午餐)、很晚才离开”。二是温泉休闲洗浴,此类消费需求类似于城市水会休闲,但消费热度不如城市水会,其所包含的产品丰富,普通价格不高;人群消费模式与温泉疗养洗浴人群相仿,但注重品质和身心感受。三是温泉休闲度假,属中高端消费,注重住宿的需求及度假环境氛围;人群与温泉休闲洗浴人群相仿,有度假消磨时光的需求。据了解,市场上为数不少的消费者认同温泉更高的品位价值,但对于现有温泉休闲或度假往往感觉枯燥单调,均表示多元化和个性化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没什么好玩的,也没必要住”,重复消费的意欲不大,所以消费者在温泉沐汤后,往往会另行选择去处,不作停留。
  散客市场小,开卡消费仍是主流。温泉出游在京津冀地区旅行社和代理机构的业务中并不是主要的,多为一日游的温泉洗浴门票和住房,散客消费几乎集中于周末。目前各温泉项目营销模式多为依赖携程、美团等中介渠道,现场多为推广自身的会员制、消费储值卡等,价格竞争比较普遍,区别是早期充值买卡多为企业行为,现在充值买卡多为家庭消费行为,目的是为了各种优惠。温泉企业的营销和推广手段比较接近,推广会员制,缺少对外宣传和特色宣传,经营者更多的是等客上门。
  地区内的温泉项目虽然大多定位在温泉休闲度假(会务)功能,但当温泉会务市场在全国范围出现萎缩后,各地温泉企业多数只通过改变营销策略,转战温泉散客市场,效果一般:很多温泉项目的产品配套及服务档次虽然足够满足温泉休闲度假的基本需求,却难以吸引该市场,也缺乏市场培育,温泉度假消费市场始终不旺;一些较大型的温泉项目,以池区大,温泉池数量多,结合餐饮和亲子配套,采用低价策略,吸引大量的温泉洗浴客群,营销上取得不俗的成绩,但难以获得高消费忠实群体,不利于长期发展。
  团队会务市场复苏。京津冀地区目前温泉消费形态以团队会务消费为主导,兼容少量的个人温泉洗浴、温泉度假。北京地区温泉企业2017年开始重回政策市场的经营思路;天津地区在营销上转向散客消费,但民众温泉度假消费意识欠缺,效果一般;河北地区温泉项目的情况与京津两地相仿。作为最早期以会务市场为主打的温泉酒店,北京九华山庄最近两年会务市场又开始有所起色,目前以政府、企业会务为主,散客市场占整体市场不到十分之一,走访调查期间,因转让碧桂园集团,新销售政策等尚未推出。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上一篇:温泉小镇正火爆,深度了解恰逢时!

下一篇:文旅融合下温泉旅游产业未来发展趋势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京津冀地区是我国温泉集中地带,地热温泉资源丰富,温泉企业众多,同业竞争激烈。本文总结了京津冀温泉的发展概况,以期对京津冀三地温泉的总体温泉概况有进一步的认识了解。

  京津冀温泉概况
  北京温泉:温泉水资源相对贫乏,政府对温泉资源开发的管制力度为全国之最。由于北京是国家首都,是全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中心,著名旅游城市等,会务会议市场总量及潜力巨大,使温泉行业皆以会务会议市场为主导,产品功能也多以满足此市场的消费需求为前提进行规划,有相当比例的消费人群是通过各种会务及团队活动体验温泉的。其产品形态与模式从本质上尚未实现,也未激发休闲度假类消费需求,有些后期建设的温泉因为自身的底子不错,当意识到自身产品过分依赖会务会议市场后,开始慢慢调整重建市场,逐渐向散客这一目标市场发展。
  天津温泉:温泉资源相当优越,同时由于天津温泉大多有企业背景,经营上更多是不计成本,体现为“投入大、价格低、收益微”。产品虽然兼容了温泉旅游及温泉休闲两种形态,但温泉产品及相关配套都明显向满足会议会务及团队消费需求倾斜发展。
  河北温泉(承德、唐山、秦皇岛):温泉尚属于发展起步的阶段,整体呈现产品单一、缺乏特色的特点。温泉企业总体都采取“室内大棚+露天泡池”的结构,而且大型温泉区附近或周边,一般都会出现大量扎堆的温泉民宿或是温泉洗浴,即每家每户都有“温泉”,相对低端,价格低廉(有些100元可包洗浴和食宿)。在温泉产品设计上,水乐园类的设施普遍存在,或是室内馆带水乐园设施,或是室外开设专门的水乐园专区(或水乐园)。此外,承德、秦皇岛由于是典型的避暑旅游城市,其温泉消费旺季一般为5-10月,旅游淡季(冬季)时,一些带大型游乐配套的温泉景区一般都选择只开放温泉区;一些小规模、小型温泉则往往选择歇业一段时间,旺季来临时再重开营业。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京津冀温泉行业发展概况
  总体而言,京津冀温泉行业规模发展快,温泉整体提升发展缓慢。目前京津冀地区温泉处于温泉疗养、温泉旅游、温泉休闲相互并存的阶段,三者间的关系比较模糊,有迈向温泉休闲度假的发展趋势,但尚未出现成熟的温泉企业。京津冀温泉主要是“大室内(或大棚、或大空间室内,布局成各种主题区)+露天温泉”的开发模式;各温泉企业在产品更新、特色运营、维护服务等方面普遍缺乏技术支持,导致地区的温泉产品很大程度上停滞于温泉洗浴、会务配套、旅游配套的功能;温泉企业除个别如北京九华山庄以其悠久历史沉淀被民众清晰识别外,其他温泉彼此间概念区别并不明显,各自品牌影响相对较弱。
  京津温泉变化:相较于2013年,京津温泉企业总体数量有所增加,档次也有所提升;目前温泉项目发展的档次、水平参差,既有以温泉疗养为主的北京九华山庄温泉为代表的项目,也有最新发展起来的一批如北京春晖园、秦皇岛渔岛菲奢尔温泉、天津恒大世博温泉等质素相对不错的温泉休闲项目,且这些新的温泉项目整体发展所处的层次较高,温泉在产品设计、消费体验上比其他温泉均有所提升。当然也有一些新变化,如北京九华山庄2017年正式转让给碧桂园集团,停业改建的温泉不在少数,个别温泉已经破败,卫生和服务已不能维持,有的老牌温泉对比其他温泉,已经严重落后。
  温泉开发模式及产品开发、产品形态差异小:京津冀地区在温泉开发模式上一方面还停留在原来的旧形式,另一方面又简单模仿借鉴已成功开发的温泉企业,这些做法,往往都只注重建筑形态,缺乏自己的特色,同行间攀比建筑外观、温泉大小、设备新旧等表象,各自特色区别不明显,缺少品牌效应。以温泉疗养为代表的温泉项目(涵盖传统的温泉疗养院),产品档次及消费水平偏低;以温泉小镇各式民宿为代表的温泉小镇(各家各户式的温泉洗浴)整体档次偏低,缺少特色;以“水乐园+温泉”模式为代表的温泉项目,产品具有明显同质性;以主打温泉休闲为代表的温泉项目,缺乏度假类的产品业态,没有度假体验感。
  京津冀地区在温泉项目产品开发上大多局限于温泉洗浴与戏水上,即在“泡汤”的模式下延展温泉的形式,缺少休闲、养生(温泉洗浴消费观念根深蒂固)、观光、科普等领域的开发联动。虽然也有部分温泉引入观光采摘或动物园等项目,但呈现出来只是作为一个简单的产品来丰富行程,没有进一步开发和挖掘更多的可能性。
  京津冀地区在温泉项目产品形态上差异不大,均为目前比较普遍“大室内+露天园林温泉”为主要温泉体验产品,配套酒店、餐饮、保健及少量娱乐康体项目,这类配套除酒店外,一般也较早(23点)结束营业。虽然档次、风格、特色各异,但总体产品单一、同质,缺乏运营。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京津冀温泉消费市场概况
  京津冀地区温泉项目的产品形态和体验模式多年来处于停滞状态,温泉消费层次偏低、市场扩容缓慢,消费水平不足,重复消费少;更高层次温泉需求(温泉度假)发展缓慢,市场规模扩展不大。京津地区具有良好的民众消费意识及强大的消费力基础,但温泉疗养洗浴消费意识普遍,温泉休闲沐汤消费意识不强,消费者更多的是通过会务或福利方式体验温泉或是获得关于温泉项目的相关资讯。
  温泉消费以疗养及洗浴需求的人群为主,普遍消费不高。总的来说,目前京津冀地区温泉消费模式基本是流程化的体验消费:温泉、用餐、娱乐休闲(保健养生)、住宿。民众体验温泉的需求及消费定位可划分为三个层面:一是温泉疗养洗浴,注重温泉水质对健康的作用,普遍消费档次偏低;人群以中老年为主,他们重视温泉泡浴,历时较长,消费行为包括中途休息、进餐或者浴后选择棋牌等康体娱乐,选择住宿的不多(纯粹疗养除外),他们多数购买充值卡消费,反复消费成为生活习惯,单次消费偏低;这其中也包括温泉一日游的消费人群,他们普遍“一早到达,整天温泉(多数温泉都包午餐)、很晚才离开”。二是温泉休闲洗浴,此类消费需求类似于城市水会休闲,但消费热度不如城市水会,其所包含的产品丰富,普通价格不高;人群消费模式与温泉疗养洗浴人群相仿,但注重品质和身心感受。三是温泉休闲度假,属中高端消费,注重住宿的需求及度假环境氛围;人群与温泉休闲洗浴人群相仿,有度假消磨时光的需求。据了解,市场上为数不少的消费者认同温泉更高的品位价值,但对于现有温泉休闲或度假往往感觉枯燥单调,均表示多元化和个性化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没什么好玩的,也没必要住”,重复消费的意欲不大,所以消费者在温泉沐汤后,往往会另行选择去处,不作停留。
  散客市场小,开卡消费仍是主流。温泉出游在京津冀地区旅行社和代理机构的业务中并不是主要的,多为一日游的温泉洗浴门票和住房,散客消费几乎集中于周末。目前各温泉项目营销模式多为依赖携程、美团等中介渠道,现场多为推广自身的会员制、消费储值卡等,价格竞争比较普遍,区别是早期充值买卡多为企业行为,现在充值买卡多为家庭消费行为,目的是为了各种优惠。温泉企业的营销和推广手段比较接近,推广会员制,缺少对外宣传和特色宣传,经营者更多的是等客上门。
  地区内的温泉项目虽然大多定位在温泉休闲度假(会务)功能,但当温泉会务市场在全国范围出现萎缩后,各地温泉企业多数只通过改变营销策略,转战温泉散客市场,效果一般:很多温泉项目的产品配套及服务档次虽然足够满足温泉休闲度假的基本需求,却难以吸引该市场,也缺乏市场培育,温泉度假消费市场始终不旺;一些较大型的温泉项目,以池区大,温泉池数量多,结合餐饮和亲子配套,采用低价策略,吸引大量的温泉洗浴客群,营销上取得不俗的成绩,但难以获得高消费忠实群体,不利于长期发展。
  团队会务市场复苏。京津冀地区目前温泉消费形态以团队会务消费为主导,兼容少量的个人温泉洗浴、温泉度假。北京地区温泉企业2017年开始重回政策市场的经营思路;天津地区在营销上转向散客消费,但民众温泉度假消费意识欠缺,效果一般;河北地区温泉项目的情况与京津两地相仿。作为最早期以会务市场为主打的温泉酒店,北京九华山庄最近两年会务市场又开始有所起色,目前以政府、企业会务为主,散客市场占整体市场不到十分之一,走访调查期间,因转让碧桂园集团,新销售政策等尚未推出。

2018年京津冀温泉调查实录
  • 上一篇:温泉小镇正火爆,深度了解恰逢时!
  • 下一篇:文旅融合下温泉旅游产业未来发展趋势